<sup id="uh0rz"><noscript id="uh0rz"><sub id="uh0rz"></sub></noscript></sup><em id="uh0rz"></em>

<em id="uh0rz"><ol id="uh0rz"></ol></em>
<dl id="uh0rz"><ins id="uh0rz"></ins></dl>
<div id="uh0rz"></div>
<div id="uh0rz"><tr id="uh0rz"></tr></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small id="uh0rz"></small></ins></sup><progress id="uh0rz"><tr id="uh0rz"></tr></progress>

<div id="uh0rz"></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ins></sup>

    <progress id="uh0rz"><span id="uh0rz"></span></progress>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科研聚焦>

    國內期刊多“雞肋”,但“死”在誰任上成誰責任

    時間:2018年09月29日 作者:崔爽 來源: 科技日報

     “國內很多科技期刊都是雞肋,主管單位領導覺得這本刊物已經活了幾十年了,在我任上死了不是成了我的責任嗎?所以放任自流,任其成為擺設。”采訪中,某國內英文期刊編輯忍不住“揭底”。

    一方面,為了保刊號甚至研究機構的顏面,大量低質量的科技期刊不死賴活,靠賣版面發“橫財”,大而散的亂象下潛藏著一條條灰色產業鏈;另一方面,少數優質期刊戴著行政化鐐銬負重前行,在邁向高精尖的征途上舉步維艱。

    于是,優秀論文競相“出國”、科研人員“先問西東”。作為科技成果最好的展示平臺,國內科技期刊難承其重,加上國際一流期刊的競爭,“窮者愈窮”之下如何破局?

    明確管理優勝劣汰

    國家科技圖書文獻中心主任彭以祺從辦公室的柜子里拿出厚厚一沓藍皮書,分別是國外科技期刊研究、中國科技期刊評價研究等。“基本都是十幾年前做的研究,由于重視程度不夠,這些研究都中斷了。如果可以持續做到現在,當下很多問題應該早有解決辦法。”

    面對困境,彭以祺特別強調管理。他認為,目前國內管理科研期刊的職能有所弱化,主要體現在管理部門及職責的模糊。

    在彭以祺看來,管理上重視對辦好科技期刊有決定性作用:有職能部門牽頭進行,可以形成統一的長遠規劃,有效解決同質化嚴重的問題;期刊發展中共性問題研究、關鍵問題研究、相關政策研究等,也需要管理者組織開展,比如如何從紙質版發展到電子版、如何拓展優秀稿源等。

    目前科技期刊缺乏必要的評估和退出機制,導致爛刊活不好又死不了的局面,也需要由上到下解決。如靈活有效地管理刊號,通過對期刊進行定期評估,優勝劣汰,減少刊物數量,提高質量。

    科學出版社副總編輯胡升華表示,要想實現破局,首先要清除一批完全以謀利為目的的害群之馬,“賣版面,不遵守學術出版規則的這一類要嚴肅處理”。他認為,應給大批低質量、同質化的科技期刊設立合理的退出渠道。同時,要支持一批有潛力的期刊和期刊出版機構發展壯大。“國家重點學科領域的期刊,國家一級學會的會刊,具有中國特色的專業領域的期刊都是非常有希望的。”胡升華說,中國卓越論文最多的化學、生物學、材料科學等學科領域都有辦出好刊的潛力。

    糾正評價制度吸引優秀稿源

    “稿件質量是科技期刊的生命線。”《科學通報》編輯部主任安瑞表示。彭以祺也強調,要不斷找好的稿源,稿源好、讀者多、引用多、影響因子上升,這是一個正反饋。

    安瑞表示,有很多科研工作者長期和期刊編輯一起努力,把優秀稿件留在國內,但只有科學家的情懷和編輯的熱情是不夠的。“我們經常遇到一些熱情支持國內期刊發展的老師,他自己想把稿件給我們,但他的學生堅決不同意。”在接到的大量投稿咨詢中,“是SCI嗎?影響因子多少?中科院期刊表的幾區期刊?”都是必然遇到的問題。對此,彭以祺表示:“稿源好壞有客觀評價標準,也有主觀的評價引導,不能在評價上首先讓中文矮英文一截。”

    在安瑞看來,影響因子是期刊評價的指標,將其直接用于評價論文是不科學的。“最初對一些期刊分區是給圖書館的分類購買提供參考,并不是用來評價文章好壞。”據她介紹,《科學通報》英文版在國際同類期刊中排名前25%,但按照某些國內分區表,甚至達不到二流學校博士畢業要求。這些導向下,國內科技期刊“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處境尷尬。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武夷山表示:“我們中國的科學家也要正確地看待自己的實力,既不能妄自尊大,也不能妄自菲薄。要通過積極投稿、審稿、訂購等點點滴滴的方式支持國內刊物的發展,這些事不能靠硬性規定,只能等待我國科技期刊質量的逐步提高和人們認識的逐步轉變。”

    把好質量關爭取話語權

    優秀的國內科技期刊注重吸收國際一流同行的經驗,在挖掘稿源、保證稿件質量、培養專業編輯團隊等方面不斷改進。《光:科學與應用(英文版)》由中國科學院長春光機所主辦、與自然出版集團合作出版,是光學領域國內頂級期刊。據其執行副主編白雨虹介紹,6年前創刊時,所里拿出100萬元,“當時在科技期刊界絕對是重磅支持”,如今17個人的期刊團隊,均為所里事業編正式員工,超過一半有碩士以上學歷,是國內科技期刊社的豪華配置。社里把編輯撒向世界各地,參加一流學術會議,去第一現場約稿。

    不斷發掘好稿源之外,安瑞強調了“嚴格公正的同行評議”的重要性。“期刊按照自己的發展目標,要對稿件質量有明確的要求,遵守國際評議規范。對于明顯不符合質量要求的約稿、大科學家投稿等,也要能夠嚴格把關。”安瑞說。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安諾杰強調,成功的期刊需要長期的規劃和努力,不能從低質量起步,要從創刊第一天就堅持高質量發展。

    在安瑞看來,雖然國際一流期刊的優勢依舊明顯,但國內期刊也不乏吸引力,“越來越多作者認識到了話語權問題。有尖端成果出來的時候,有的作者會受到國外期刊一些如審稿要求苛刻、拖延時間等不公正的待遇。國內外存在競爭”。研究者跟國內期刊編輯的交流也更方便暢通。“我們也不斷學習國外一流出版集團和期刊的做法,為作者提供優質服務、提供快速出版通道、加強稿件報道傳播等,盡量為作者爭取首發權和話語權。”安瑞表示。

    (科技日報北京927日電)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9/418185.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幸运线上娱乐
    <sup id="uh0rz"><noscript id="uh0rz"><sub id="uh0rz"></sub></noscript></sup><em id="uh0rz"></em>

    <em id="uh0rz"><ol id="uh0rz"></ol></em>
    <dl id="uh0rz"><ins id="uh0rz"></ins></dl>
    <div id="uh0rz"></div>
    <div id="uh0rz"><tr id="uh0rz"></tr></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small id="uh0rz"></small></ins></sup><progress id="uh0rz"><tr id="uh0rz"></tr></progress>

    <div id="uh0rz"></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ins></sup>

      <progress id="uh0rz"><span id="uh0rz"></span></progress>
      <sup id="uh0rz"><noscript id="uh0rz"><sub id="uh0rz"></sub></noscript></sup><em id="uh0rz"></em>

      <em id="uh0rz"><ol id="uh0rz"></ol></em>
      <dl id="uh0rz"><ins id="uh0rz"></ins></dl>
      <div id="uh0rz"></div>
      <div id="uh0rz"><tr id="uh0rz"></tr></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small id="uh0rz"></small></ins></sup><progress id="uh0rz"><tr id="uh0rz"></tr></progress>

      <div id="uh0rz"></div>
      <sup id="uh0rz"><ins id="uh0rz"></ins></sup>

        <progress id="uh0rz"><span id="uh0rz"></span></progress>